当前所在位置: 泡泡直播ios下载 > 生活常识 >

体育人文社会学热点专题「疫情与体育」

发布时间:2022-06-15 08:07 作者:admin 点击: 【 字体:

  在疫情的影响下,体育产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学校体育无法正常开展、体医融合任重而道远、体育赛事取消和延期、校外体育培训纷纷受到重创。在2021年的考题中,也曾经涉及相关的内容考。本专题就对疫情与体育的相关内容进行解析。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暴露出在学校体育治理过程中,治理主体单一,仍是重政策制定而轻落实,与家庭体育教育严重脱节,治理效果不佳;对学校体育主体需求重视不够,“学校一教师-学生需求”为中心的理念被忽略。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看到若无法让学校体育从关注运动转为体育教育,不真正回归于生活世界,或是无法将学校体育与家庭体育相连接,吸收更多治理主体的力量,新时代学校体育的价值与担当将无法实现。

  群众治理作为国家体育治理现代化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任务就是解决群众体育主要矛盾。过去的群众体育治理过程中,过度关注体育运动与项目本身,却忽略了体育之于健康的基本功能,仅依靠政府单一主体和行政指令的治理方式,忽略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深度融合,不能充分调动公民参与群众体育治理积极性和有效性。新冠肺炎疫情将“体医融合”推到新的高度,不仅对群众体育提出新的发展任务,即让体育发展成果为人民共享,增进人民健康福祉、保障公民体育权益,也为提升群众体育治理能力提供了新的路径。

  延期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此举直接把1000多年的古奥运会传统和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规则直接打破。大量赛事停摆,也导致运动员的训练开始懈怠,缺少了参与比赛的动力,部分运动员的运动生涯巅峰被耽误,一些老运动员或将面临退役的选择。

  体育竞赛表演业是体育产业的核心组成部分。疫情发生后,全国体育赛事几乎全部暂停,多项国内举办的重要国际赛事延期、取消或易地。职业联赛、赞助商、观赛者、文创衍生品及餐饮、 娱乐、住宿等短时间内将受到致命的影响,与其关联的媒体业、博彩业和居民个体消费也会受到波及,特别是取消或易地的比赛会直接导致观赏性体育消费归零,另外,CBA 联赛、中超联赛可能面临外援解约潮,严重打乱了我国职业体育的常规计划。

  疫情期间,健身房等线下健身场馆不得不关闭,这必然给经营者带来巨大的营收损失。此外,户外拓展、滑雪、滑冰等运动休闲活动也受到重大的打击。滑雪产业影响尤为明显,受季节性影响,多座滑雪场出现客流断崖式下滑甚至关闭。

  线下活动是体育教育与培训不可替代的场景,疫情期间,培训机构不得不全面停止线下活动。即使采取线上活动,受体育器材、运动场景感知化等条件制约,效果会大打折扣,短期内难以产生实质性的收益, 这对完全依赖线下的传统体育培训机构是一个致命打击。

  我国体育用品制造业产品种类多、规模优势强,在体育产业中占有较大比重,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是体育用品制造业成本上升。二是体育用品销售受阻。疫情导致大部分门店关闭,零售业压力巨大。同时,由于多个国家关闭边境,取消航班,中国与世界经济交流的物理联系受阻,导致体育用品业出口受阻。三是体育制造业裁员风险增加。

  在全民抗疫的同时,中央及各级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包括税收、金融信贷、社会保险、用水用电、复工复产等方面的政策和举措以支持企业的发展。面对国际疫情的干扰和疫情常态化防控的不确定因素,国家发改委表示将进一步扩大常态化疫情防控中支持大型体育赛事创新发展的政策储备,释放更多的政策红利。政策与措施为体育产业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引导资金和产能储备,是体育产业走出困境的助推剂。

  疫情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同时也给体育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契机。一是因为新冠疫情对普通大众生活方式的改变, 使“运动是良药”“运动是疫苗”的观点更加深入人心。二是因疫情而改变的体育运动价值观。疫情的肆虐,促使人们正确体育运动观念的形成。体育运动的意识提高了,人们参加体育锻炼就有了主观能动性,体育参与热情也会得到空前的提高。“花钱买健康”的体育消费观念更加被社会大众接受,人们的体育消费如实物型、参与型和信息类体育消费支出比例均会呈快速增长态势。

  基于疫情下人们体育消费需求、价值诉求的新变化及技术创新的常态化和政府规制的科学化等一系列干预,使体育产业同其他产业领域之间,市场要素相互交叉及相互渗透、重组,加快或催生了新型产业融合业态的发展。体育产业与媒体传播业融合,催生了线上健身直播等新形式;体育健身和医疗融合,推动了运动处方、运动医疗及运动康复的发展,也促进了健康理疗用品的研发制造;体育与教育业融合,加快了教育培训产业的发展;体育与健康、养老领域融合,催生了休闲健身、健康养生等业态;体育与文化、旅游融合,带动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了体育旅游的兴起和户外运动的繁荣。

  得益于互联网、大数据、虚拟现实等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数字化、智能化将成为体育和健康产业未来发展的趋势,“线上 + 线下”一体化体育消费模式凸显。线上和线下结合消费逐渐成为体育用品制造业的主流,健身行业将会利用网络开展线上宣传,以此来维护客户、维护线上媒体和社群,进而增加黏性,从体育教育培训业来看,对于各地教培机构被迫线下停课的情况,必定会加速养成用户在网上学习和上课的习惯。疫情助推线上教学场景的发展,也倒逼线下的体育教育培训企业加速向线上转型。

  疫情初期,全球大部分体育赛事被迫暂停、推迟或取消,多名运动员确诊,标志着全球体育赛事进入紧急状态。随着疫情转入常态化阶段,全球各地体育赛事根据本国疫情状况与自身特点,相继选择空场、易地、延期与改制等方式。综合性赛事涉及要素体系庞大,往往推迟办赛;市场占有率高的职业赛事多选择复赛。对于职业赛事而言,维持生存支付薪酬为首要挑战,并且要承担来自网络、电视转播商、比赛赞助商和广告主的压力,因此大部分赛事会选择不同形式的复赛并进行商业化运作,以使经济损失最小化。

  赛事利益相关者对体育赛事投入一定成本,承担相应风险,同时具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与预期回报。根据赛事动机与行为的不同,将其分为赛事所有者——竞赛组织机构、赛事执行者——赛事企业、赛事参与者——运动员、赛事消费者——观众。

  体育赛事所有者从赛事的长远利益出发,注重赛事的社会价值,制订赛事发展规划,并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赛事规则。在我国体育赛事产业环境中,大型赛事所有者大多是政府机构。疫情初期体育赛事需要延后与停办,部分赛事的赛制、赛程、赛事规模需要重新调整。疫情减缓后,赛事所有者又面临协调办赛时间不易、赛事审批难度更高等问题。此外,东京奥运会的延期更是打乱了全球体育赛事格局,致使我国后续一些大型赛事的筹办、备战、市场开发等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影响。

  体育赛事执行者举办赛事,除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外,还能获得赛事带来的声誉与良好社会形象。疫情对赛事执行者的影响主要包括因赛事停摆带来的营收减少、赞助流失等方面。由于赛事被迫延期或取消,赛事营销周期缩短,赛事赞助商从自身利益出发,减少赞助资金、缩短赞助战线,赛事前期投入也将减少,延长赛前准备工作,以待复赛或根据疫情状况进行抉择。

  运动员作为赛事直接参与者会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这主要包括参赛受阻、身体健康受到威胁、训练备战计划被迫变更等。从内部影响来看,疫情期间运动员并不会松懈对训练的要求,疫情对其身体健康影响较小。疫情给运动员主要带来心理负面影响,主要表现为担心竞技水平下降,无法产生自我满足感与成就感,一些级别相对较低的运动员,主要收入依赖于赛事奖金,赛事停摆致其经济压力增大。从外部影响来看,疫情使许多运动员无法参赛;推迟比赛日 期,也会给运动员训练备战带来影响。此外对部分处于竞技生涯末期的运动员而言,因为奥运积分赛延期或取消,他们可能将无缘出战奥运会,或届时自身的竞技状态无法得到保证。即使参加空场比赛,减少与观众接触,运动员的 临场表现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②落实政策扶持,加强财政减免补贴措施对赛事企业进行补贴,加大政府采购力度。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